龍警網歡迎您!2019年01月30日 星期三

  | 添加收藏 | 設為首頁

福建双色球彩票走势图:作品人品當兩秀記警官作家蘭景林

時間:2018-09-20 15:55:21       來源:無      欄目編輯:

快2彩票走势图 www.zbwsh.tw 編者按:《現代世界警察》雜志2012年第三期警察文化欄目刊登了《人民公安報》駐我省記者站站長王明義同志撰寫文章《作品人品當兩秀》。作者以朋友的身份詳細介紹了蘭景林同志從一個普通農家少年成長為警官作家的歷程,通過一些生動鮮活的事例為讀者呈現了一個熱愛生活、追求理想,做人樂觀樸實、做文勤奮不輟的“作品人品兩秀”的警官作家形象。

作品人品當兩秀

——記警官作家蘭景林

文/王明義

靠演技出名的,為實力派演員??孔髕返暮穸群蛻疃瘸擅?,為實力派作家。警官作家蘭景林當屬后者。6部長篇小說,2部連續劇,1部獲獎電影,還有若干報告文學和中短篇小說,對于身兼公職以業余創作為主的蘭景林來說,雖然算不上著作等身,卻也是碩果累累的高產作家了。據我所知,黑土地上還有幾名公安作家也是業績不凡,但他們基本上常年脫產搞創作,像景林這樣身陷繁忙公職事務之中仍頻出鴻篇巨著的作家,其實力當出其項背。

蘭景林目前是黑龍江省公安廳政治部隊伍建設綜合指導處處長,三級警監。文學文藝圈里他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電影家協會會員、全國優秀人文科學專家學者、黑龍江省作家協會主席團成員、黑龍江省電影家協會理事。蘭景林淡看這些名頭的光環,夜深人靜依舊伏案疾書。他有一句口頭禪:作家靠東西說話。

與景林交往多年,經常閱讀他的作品,給我一個強烈感受:文如其人,人如其文。現在有些搞文字的人很畸形,人品和文品兩碼事。作品視死如歸,人卻膽小如鼠;文章高風亮節,人格卑微低下。蘭景林則不同,文章和人格交相輝映,人文俱佳,甚至筆下人物的喜怒愛好、性格特點、境界追求都能看出蘭景林自身的影子。

1995年,佳木斯市公安局宣傳科的同志給我帶來兩本書,是兩部報告文學集,一曰《三江警星》,另一本叫《劍嘯三江》。這兩部飽含激情濃墨重筆歌頌三江警界精英的報告文學集的作者就是蘭景林,這是我第一次知道蘭景林的名字。之后跟宣傳科的同志打聽才知道,蘭景林是佳木斯市政法委的干部,復員之前在部隊已是小有名氣的軍旅作家。我沒有想到,三年后蘭景林竟成了我的同事。第一次與蘭景林握手的時候我仔細打量著他,中等身材,瘦削臉,大眼睛,說話聲音洪亮,與人言談時不時幽默一句,詼諧的內容多以趙本山小品名句為題材。更令我沒有想到的是,來省廳工作幾年后,整天趴在鍵盤上敲打領導講話、簡報、調查報告等機關材料的蘭景林,居然在2002年到2005年的4年時間里,連續出版4部長篇小說,共計150多萬字。其中2003年一年就出版《追兇》、《元兇》兩部長篇小說,而且都是暢銷書,《真兇》曾名列全國暢銷書第6名,頻遭盜版。而早在這之前的2001年,景林已經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受父輩教育影響,我素來崇敬有為者。工作接觸加之對文學的愛好,以及一些志趣、性格的相似,我與景林成了朋友,把酒促膝,他的成長和文學創作之路了然于胸。

蘭景林1963年生于遼寧省昌圖縣農村。兒少時的景林就顯得與眾不同,一是嫉惡如仇,另一個是酷愛讀書。關于這些,有幾個小故事可見一斑。

景林小的時候,他們村有個大隊干部整天往一個寡婦家跑,經常大冬天把寡婦家的孩子攆出屋外受凍,這個干部干完丑事背后還罵寡婦是破鞋。景林看在眼里氣不公,他偷偷地把干部家大鵝抓住,用一根小木棍支住鵝嘴,使鵝吃不了食,活活餓死。過幾天又把干部家菜園子的西葫蘆摘下來扔進茅坑里。這雖然是一個孩子的惡作劇,但顯示了小景林嫉惡如仇的性格。

景林的這種血性至今一直沒改。出差去佳木斯市,發現兩個小偷偷完錢打車跑了,他和戰友打車滿城追,光出租車費就花了30多元,終于在巡警的配合下抓住了兩個小偷。瓜農進城被地痞勒索500元錢,景林義憤填膺,略施小計迫使地痞就范,乖乖地還了錢。過后瓜農背一袋子粘豆包感謝他,景林又請人家下了一頓飯館。

少年景林酷愛讀書,但家窮買不起書,農村更無處借書。為了讀書,他絞盡腦汁,景林的兩篇散文就記述了童年讀書的故事,讀了令人心里五味雜陳。

景林家那個村住著一個七十多歲破落鄉紳,這鄉紳家里藏著三大箱子書,景林知道后整天絞盡腦汁研究怎么能看到這些書。他先想到借,但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一則,那個時代,鄉紳的那些書肯定屬于違禁品,不可能敢公開借給人看。二則,他這樣一個孩子去借,本身就沒有信任度,鄉紳絕不會答應。后來景林甚至想到了偷,但一想,也不行,雖然孔乙己說過竊書不能算偷,但這終究不能算是一件光彩的事,所以也放棄了。這樣,小半年過去了。

就在景林冥思苦想如何看到鄉紳的這三大箱子書的時候,突然有那么一天,鄉紳去世了。景林聽人說鄉紳臨終前向家人做過交代,把這些書全部裝進棺材里埋葬了。為此,景林惋惜得幾天沒睡好覺。之后又兩年過去,村子里的人差不多已經把鄉紳忘記的時候,人小鬼精的蘭景林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把鄉紳的墳摳開,看看到底有沒有那些書。如果有,他就一本一本往出拿,看完后再給送回墳里去。如果沒有,他還要想辦法找到這些書的去向。

下定了剜墳掘墓借書的決心后,在一個漆黑的夜晚,蘭景林帶上手電、鐵鍬等“作案”工具來到了鄉紳的墳前,挖開墳后,一股難聞的腐尸臭味從棺材里噴涌而出,差點把他嗆倒在地上。蘭景林趕緊用手捏住了鼻子,打開手電向棺材里照射、觀察,結果除了看見鄉紳那早就腐爛不堪的尸體外,其它什么也沒有發現。失望的蘭景林把墳頭重新掩好,黯然離開了墓地。那以后,他幾度試圖找到那些書的去向,但始終都沒有結果。長大后的蘭景林知道了掘墳盜書是錯誤行為,多次心中懺悔,祈求那鄉紳在天之靈原諒一個孩童為了求知犯下的過錯。

景林的散文《一樁“貪污案”的始末》還講了這樣一件事。鄉里百貨商店圖書柜臺新到一本小人書《列寧在一九一八》,當時價格是兩角五分錢,可是景林兜里一分錢都沒有。他可憐巴巴地圍著那本書轉了一圈又一圈,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第二天,家里修門窗,請了村里的木匠,按習俗中午管一頓飯,父親給了景林2元錢,讓他到鄉里一家飯店買一碗紅燒肉。天載難逢的機會,景林決計“貪污”兩角五分錢,去買《列寧在一九一八》?!白靼浮鋇檬趾蟮木傲執笠飭?,在父親面前把小人書滑落在地上,精明的父親看看地上嶄新的書,又看看碗里被抽條的紅燒肉,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憤怒地舉起了趕車的皮鞭。媽媽見狀不好死命地抱住了父親,景林趁機撿起書撒腿就跑。這一宿景林沒敢回家,躲在一個柴草垛里,在月光下摟著《列寧在一九一八》睡著了。第二天在舅舅的護送下景林才敢回家,一宿找不著兒子的父親愧疚地原諒了他。

雖然家里窮,但蘭景林一邊幫父親干活一邊堅持讀書。14歲那年,蘭景林躍躍欲試開始寫長篇小說,寫到8萬字的時候,接兵的來了。擱淺的8萬字小說肯定是幼稚的,不可能發表的,但它是蘭景林的練筆之作,是日后一個叱咤文壇作家的奠基之石。馳騁,都是從蹣跚學步開始的。

報名那天,蘭景林很忐忑,他知道自己不夠條件,一是在校生,二是年齡小兩歲。接兵的四川籍朱教導員打量著眼前乳氣未干的小伙子,從桌子上拿起一張報紙讓他念。都能寫小說的蘭景林念報紙當然不在話下,他抑揚頓挫地念了一段,接兵的眉頭舒展,告訴景林如果想當兵,兩天后到公社來體檢。他被破格錄取了。

不懈追求知識的蘭景林從此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新兵訓練是在一個山溝里,每天出操跑步。有一天,那個接他當兵的朱教導員來找蘭景林:“你是個高中生,有文化底子,能不能給師廣播室寫篇報道,飄揚飄揚那些不怕嚴寒刻苦訓練的新兵戰友?!本傲植患偎妓韉卮鷯π?。雖然還不懂什么是新聞報道,但景林聰明,他把搜集的材料按照報紙上報道的格式,照葫蘆畫瓢寫了一篇報道送到師廣播室,還真就發表了。新兵連的領導樂了:這小子行。受到領導表揚的蘭景林更來勁了,一篇一篇地寫,一篇一篇地投,一篇一篇地被廣播,師廣播室的稿件幾乎讓他給包了。

有出息人的特性是永遠不會滿足現狀。師廣播室的聲音也就是回蕩在這一片軍營里,他要將自己文章變成鉛字,印在正規報刊上,讓全軍區甚至全軍都看到他蘭景林的名字。

景林的班副愛學習,經??礎督夥啪ā?,同時還收藏保存,三年的《解放軍報》一張沒丟。這件事讓景林看出了新聞價值,他整理成一篇新聞稿,投給了《解放軍報》,很快就見報了。雖然只是個“豆腐塊”,但在他這個師上《解放軍報》還是破天荒的頭一遭。景林在師里出名了,新兵連一結束就被調到團政治處當上了專職報道員。從此蘭景林一發不可收拾,新聞報道,文學創作兩翼齊飛,大量文字散見報刊,并開始獲獎。其第一篇短篇小說《漆黑的夜》在沈陽軍區《前進文藝》發表后,編輯贊嘆:這個16歲的小戰士還真有文學功底??贍芩遣換嵯氳?,這篇不足千字的短篇小說的基礎,就是家鄉土炕煤油燈下那8萬字的心血。

1990年,蘭景林的長篇報告文學《九泉之下英雄淚》發表。文章對聞名全國的英雄劉英俊所救六個兒童的人生際遇和曲折成長經歷進行了敘述,同時也對他們成為當時的時代寵兒之后遇到的不正常待遇進行了剖析,從而折射出社會和人生所面臨的許多問題和如何解析的沉重思考,具有強烈的現實主義色彩。作品發表后反響強烈,《報刊文摘》等一些報刊予以轉載。為此,沈陽軍區政治部、《小說林》雜志社、佳木斯市文聯聯合召開了該作品專題討論會。

1991年,蘭景林結束了軍旅生涯,戀戀不舍地離開了生活和戰斗了11年的部隊,被安排到佳木斯市委政法委工作,先當秘書,后當指導科長。

公安政法戰線是一片富礦,有取之不盡用之不完的資源。暢游在這片海洋里,景林如魚得水,十多年軍旅文字生涯練就的功夫,飽讀詩書積累的素養,加之素有的勤奮精神,讓景林的才華和才能盡情地施展。首部長篇小說《最后一槍》一炮打響。作品發表后,在社會上引起了不小的轟動。海南影視制作中心先改變拍成了十集電視連續劇,后又在《警官》雜志進行了連載。

1998年,池淺露崢嶸的蘭景林被上級機關慧眼識才,省政法委和省公安廳同時函調蘭景林,抉擇面前景林選擇了省公安廳。沒穿夠軍裝的他還要穿警裝,更重要的是,已經熱愛警察生活的蘭景林,決計用他手中的筆去為百萬浴血奮戰的公安民警塑造群英形象。

在文學圈子里,蘭景林依然是個沖鋒陷陣的戰士。他寫東西就是戰場的搏殺精神,他的創作是一種生命能量的噴發。技巧對他已不顯得重要,用真情、用熱血去塑造、去謳歌,這是警官作家的精神力量,蘭景林長于此、甘于此,嘔心瀝血去點燈熬油,去拼命。他作品里的主人公都有這種精神,無論是《真兇》中的刑警隊長孫煒,還是《元兇》中的公安局長江天、刑警隊長孫力,抑或是《追兇》中普通刑警白長生,都是一身正氣,滿腔忠誠,肝腦涂地,是非分明,嫉惡如仇,鍥而不舍。蘭景林用筆力展示的是警察的忠誠精神和機智果敢,同時也展示了作為他這樣的警官作家人品和文品完美統一的內心世界。

看景林的創作狀態,真有點像活動的火山,壓力越大噴發越猛。到公安廳工作的這些年,寫材料,下基層,百事纏身,一般人只有叫苦的份兒。他卻不然,一兩年一部,有時一年兩部,加上此前的《最后一槍》共6部長篇小說,還暢銷,作為老跟他在一塊的朋友我都不知道他是人啊還是機器。但是從他經常熬紅的眼睛和灰鏘鏘的臉色,我能找到答案。后來我知道,景林的創作效率驚人,有時一宿能出一萬字,他的鍵盤幾個月就換一個。我知道,勤奮才是作家。一個再有才的人,不勤奮,永遠成不了大師,只能坐在家里。

像他小說中眾多主人公一樣,蘭景林干什么都有一種鍥而不舍的精神。齊齊哈爾市公安局一位排爆英雄的事跡感動了他,寫完事跡報道后他覺著不夠勁兒,突發奇想要把老于的事跡搬上銀幕。于是自己寫了一個劇本,自己自費無數趟跑資金、請導演、報審批,歷時4年。就在別人都以為他折騰不出什么名堂的時候,突然有一天,電影《千鈞一發》的班子組織起來了,導演竟是執導《東京審判》和《征服》的名導高群書。電影拍完了,公演,參加上海國際電影節,一舉奪得評委會和最佳男演員(影帝)兩項大獎,作為編劇、制片和主演之一的景林上臺領獎時臉上直放光彩。這次拍電影,劇組給他這個編劇1萬元稿酬,景林覺得寫英雄就得學英雄,這筆錢他沒要,全部捐給了公安英烈基金會。副省長兼公安廳長王東華感動了,在反映這件事的簡報上批示:“請向蘭景林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謝!”

這就是蘭景林,一個文品和人品都讓人不得不敬佩的警官作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