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警网欢迎您!2019年01月30日 星期三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彩票走势图手机版:作品人品当两秀记警官作家兰景林

时间:2018-09-20 15:55:21       来源:无      栏目编辑:

快2彩票走势图 www.zbwsh.tw 编者按:《现代世界警察》杂志2012年第三期警察文化栏目刊登了《人民公安报》驻我省记者站站长王明义同志撰写文章《作品人品当两秀》。作者以朋友的身份详细介绍了兰景林同志从一个普通农家少年成长为警官作家的历程,通过一些生动鲜活的事例为读者呈现了一个热爱生活、追求理想,做人乐观朴实、做文勤奋不辍的“作品人品两秀”的警官作家形象。

作品人品当两秀

——记警官作家兰景林

文/王明义

靠演技出名的,为实力派演员??孔髌返暮穸群蜕疃瘸擅?,为实力派作家。警官作家兰景林当属后者。6部长篇小说,2部连续剧,1部获奖电影,还有若干报告文学和中短篇小说,对于身兼公职以业余创作为主的兰景林来说,虽然算不上著作等身,却也是硕果累累的高产作家了。据我所知,黑土地上还有几名公安作家也是业绩不凡,但他们基本上常年脱产搞创作,像景林这样身陷繁忙公职事务之中仍频出鸿篇巨著的作家,其实力当出其项背。

兰景林目前是黑龙江省公安厅政治部队伍建设综合指导处处长,三级警监。文学文艺圈里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全国优秀人文科学专家学者、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黑龙江省电影家协会理事。兰景林淡看这些名头的光环,夜深人静依旧伏案疾书。他有一句口头禅:作家靠东西说话。

与景林交往多年,经常阅读他的作品,给我一个强烈感受:文如其人,人如其文。现在有些搞文字的人很畸形,人品和文品两码事。作品视死如归,人却胆小如鼠;文章高风亮节,人格卑微低下。兰景林则不同,文章和人格交相辉映,人文俱佳,甚至笔下人物的喜怒爱好、性格特点、境界追求都能看出兰景林自身的影子。

1995年,佳木斯市公安局宣传科的同志给我带来两本书,是两部报告文学集,一曰《三江警星》,另一本叫《剑啸三江》。这两部饱含激情浓墨重笔歌颂三江警界精英的报告文学集的作者就是兰景林,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兰景林的名字。之后跟宣传科的同志打听才知道,兰景林是佳木斯市政法委的干部,复员之前在部队已是小有名气的军旅作家。我没有想到,三年后兰景林竟成了我的同事。第一次与兰景林握手的时候我仔细打量着他,中等身材,瘦削脸,大眼睛,说话声音洪亮,与人言谈时不时幽默一句,诙谐的内容多以赵本山小品名句为题材。更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来省厅工作几年后,整天趴在键盘上敲打领导讲话、简报、调查报告等机关材料的兰景林,居然在2002年到2005年的4年时间里,连续出版4部长篇小说,共计150多万字。其中2003年一年就出版《追凶》、《元凶》两部长篇小说,而且都是畅销书,《真凶》曾名列全国畅销书第6名,频遭盗版。而早在这之前的2001年,景林已经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受父辈教育影响,我素来崇敬有为者。工作接触加之对文学的爱好,以及一些志趣、性格的相似,我与景林成了朋友,把酒促膝,他的成长和文学创作之路了然于胸。

兰景林1963年生于辽宁省昌图县农村。儿少时的景林就显得与众不同,一是嫉恶如仇,另一个是酷爱读书。关于这些,有几个小故事可见一斑。

景林小的时候,他们村有个大队干部整天往一个寡妇家跑,经常大冬天把寡妇家的孩子撵出屋外受冻,这个干部干完丑事背后还骂寡妇是破鞋。景林看在眼里气不公,他偷偷地把干部家大鹅抓住,用一根小木棍支住鹅嘴,使鹅吃不了食,活活饿死。过几天又把干部家菜园子的西葫芦摘下来扔进茅坑里。这虽然是一个孩子的恶作剧,但显示了小景林嫉恶如仇的性格。

景林的这种血性至今一直没改。出差去佳木斯市,发现两个小偷偷完钱打车跑了,他和战友打车满城追,光出租车费就花了30多元,终于在巡警的配合下抓住了两个小偷。瓜农进城被地痞勒索500元钱,景林义愤填膺,略施小计迫使地痞就范,乖乖地还了钱。过后瓜农背一袋子粘豆包感谢他,景林又请人家下了一顿饭馆。

少年景林酷爱读书,但家穷买不起书,农村更无处借书。为了读书,他绞尽脑汁,景林的两篇散文就记述了童年读书的故事,读了令人心里五味杂陈。

景林家那个村住着一个七十多岁破落乡绅,这乡绅家里藏着三大箱子书,景林知道后整天绞尽脑汁研究怎么能看到这些书。他先想到借,但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一则,那个时代,乡绅的那些书肯定属于违禁品,不可能敢公开借给人看。二则,他这样一个孩子去借,本身就没有信任度,乡绅绝不会答应。后来景林甚至想到了偷,但一想,也不行,虽然孔乙己说过窃书不能算偷,但这终究不能算是一件光彩的事,所以也放弃了。这样,小半年过去了。

就在景林冥思苦想如何看到乡绅的这三大箱子书的时候,突然有那么一天,乡绅去世了。景林听人说乡绅临终前向家人做过交代,把这些书全部装进棺材里埋葬了。为此,景林惋惜得几天没睡好觉。之后又两年过去,村子里的人差不多已经把乡绅忘记的时候,人小鬼精的兰景林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把乡绅的坟抠开,看看到底有没有那些书。如果有,他就一本一本往出拿,看完后再给送回坟里去。如果没有,他还要想办法找到这些书的去向。

下定了剜坟掘墓借书的决心后,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兰景林带上手电、铁锹等“作案”工具来到了乡绅的坟前,挖开坟后,一股难闻的腐尸臭味从棺材里喷涌而出,差点把他呛倒在地上。兰景林赶紧用手捏住了鼻子,打开手电向棺材里照射、观察,结果除了看见乡绅那早就腐烂不堪的尸体外,其它什么也没有发现。失望的兰景林把坟头重新掩好,黯然离开了墓地。那以后,他几度试图找到那些书的去向,但始终都没有结果。长大后的兰景林知道了掘坟盗书是错误行为,多次心中忏悔,祈求那乡绅在天之灵原谅一个孩童为了求知犯下的过错。

景林的散文《一桩“贪污案”的始末》还讲了这样一件事。乡里百货商店图书柜台新到一本小人书《列宁在一九一八》,当时价格是两角五分钱,可是景林兜里一分钱都没有。他可怜巴巴地围着那本书转了一圈又一圈,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第二天,家里修门窗,请了村里的木匠,按习俗中午管一顿饭,父亲给了景林2元钱,让他到乡里一家饭店买一碗红烧肉。天载难逢的机会,景林决计“贪污”两角五分钱,去买《列宁在一九一八》?!白靼浮钡檬趾蟮木傲执笠饬?,在父亲面前把小人书滑落在地上,精明的父亲看看地上崭新的书,又看看碗里被抽条的红烧肉,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愤怒地举起了赶车的皮鞭。妈妈见状不好死命地抱住了父亲,景林趁机捡起书撒腿就跑。这一宿景林没敢回家,躲在一个柴草垛里,在月光下搂着《列宁在一九一八》睡着了。第二天在舅舅的护送下景林才敢回家,一宿找不着儿子的父亲愧疚地原谅了他。

虽然家里穷,但兰景林一边帮父亲干活一边坚持读书。14岁那年,兰景林跃跃欲试开始写长篇小说,写到8万字的时候,接兵的来了。搁浅的8万字小说肯定是幼稚的,不可能发表的,但它是兰景林的练笔之作,是日后一个叱咤文坛作家的奠基之石。驰骋,都是从蹒跚学步开始的。

报名那天,兰景林很忐忑,他知道自己不够条件,一是在校生,二是年龄小两岁。接兵的四川籍朱教导员打量着眼前乳气未干的小伙子,从桌子上拿起一张报纸让他念。都能写小说的兰景林念报纸当然不在话下,他抑扬顿挫地念了一段,接兵的眉头舒展,告诉景林如果想当兵,两天后到公社来体检。他被破格录取了。

不懈追求知识的兰景林从此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新兵训练是在一个山沟里,每天出操跑步。有一天,那个接他当兵的朱教导员来找兰景林:“你是个高中生,有文化底子,能不能给师广播室写篇报道,飘扬飘扬那些不怕严寒刻苦训练的新兵战友?!本傲植患偎妓鞯卮鹩π?。虽然还不懂什么是新闻报道,但景林聪明,他把搜集的材料按照报纸上报道的格式,照葫芦画瓢写了一篇报道送到师广播室,还真就发表了。新兵连的领导乐了:这小子行。受到领导表扬的兰景林更来劲了,一篇一篇地写,一篇一篇地投,一篇一篇地被广播,师广播室的稿件几乎让他给包了。

有出息人的特性是永远不会满足现状。师广播室的声音也就是回荡在这一片军营里,他要将自己文章变成铅字,印在正规报刊上,让全军区甚至全军都看到他兰景林的名字。

景林的班副爱学习,经??础督夥啪ā?,同时还收藏保存,三年的《解放军报》一张没丢。这件事让景林看出了新闻价值,他整理成一篇新闻稿,投给了《解放军报》,很快就见报了。虽然只是个“豆腐块”,但在他这个师上《解放军报》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景林在师里出名了,新兵连一结束就被调到团政治处当上了专职报道员。从此兰景林一发不可收拾,新闻报道,文学创作两翼齐飞,大量文字散见报刊,并开始获奖。其第一篇短篇小说《漆黑的夜》在沈阳军区《前进文艺》发表后,编辑赞叹:这个16岁的小战士还真有文学功底??赡芩遣换嵯氲?,这篇不足千字的短篇小说的基础,就是家乡土炕煤油灯下那8万字的心血。

1990年,兰景林的长篇报告文学《九泉之下英雄泪》发表。文章对闻名全国的英雄刘英俊所救六个儿童的人生际遇和曲折成长经历进行了叙述,同时也对他们成为当时的时代宠儿之后遇到的不正常待遇进行了剖析,从而折射出社会和人生所面临的许多问题和如何解析的沉重思考,具有强烈的现实主义色彩。作品发表后反响强烈,《报刊文摘》等一些报刊予以转载。为此,沈阳军区政治部、《小说林》杂志社、佳木斯市文联联合召开了该作品专题讨论会。

1991年,兰景林结束了军旅生涯,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生活和战斗了11年的部队,被安排到佳木斯市委政法委工作,先当秘书,后当指导科长。

公安政法战线是一片富矿,有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资源。畅游在这片海洋里,景林如鱼得水,十多年军旅文字生涯练就的功夫,饱读诗书积累的素养,加之素有的勤奋精神,让景林的才华和才能尽情地施展。首部长篇小说《最后一枪》一炮打响。作品发表后,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海南影视制作中心先改变拍成了十集电视连续剧,后又在《警官》杂志进行了连载。

1998年,池浅露峥嵘的兰景林被上级机关慧眼识才,省政法委和省公安厅同时函调兰景林,抉择面前景林选择了省公安厅。没穿够军装的他还要穿警装,更重要的是,已经热爱警察生活的兰景林,决计用他手中的笔去为百万浴血奋战的公安民警塑造群英形象。

在文学圈子里,兰景林依然是个冲锋陷阵的战士。他写东西就是战场的搏杀精神,他的创作是一种生命能量的喷发。技巧对他已不显得重要,用真情、用热血去塑造、去讴歌,这是警官作家的精神力量,兰景林长于此、甘于此,呕心沥血去点灯熬油,去拼命。他作品里的主人公都有这种精神,无论是《真凶》中的刑警队长孙炜,还是《元凶》中的公安局长江天、刑警队长孙力,抑或是《追凶》中普通刑警白长生,都是一身正气,满腔忠诚,肝脑涂地,是非分明,嫉恶如仇,锲而不舍。兰景林用笔力展示的是警察的忠诚精神和机智果敢,同时也展示了作为他这样的警官作家人品和文品完美统一的内心世界。

看景林的创作状态,真有点像活动的火山,压力越大喷发越猛。到公安厅工作的这些年,写材料,下基层,百事缠身,一般人只有叫苦的份儿。他却不然,一两年一部,有时一年两部,加上此前的《最后一枪》共6部长篇小说,还畅销,作为老跟他在一块的朋友我都不知道他是人啊还是机器。但是从他经常熬红的眼睛和灰锵锵的脸色,我能找到答案。后来我知道,景林的创作效率惊人,有时一宿能出一万字,他的键盘几个月就换一个。我知道,勤奋才是作家。一个再有才的人,不勤奋,永远成不了大师,只能坐在家里。

像他小说中众多主人公一样,兰景林干什么都有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齐齐哈尔市公安局一位排爆英雄的事迹感动了他,写完事迹报道后他觉着不够劲儿,突发奇想要把老于的事迹搬上银幕。于是自己写了一个剧本,自己自费无数趟跑资金、请导演、报审批,历时4年。就在别人都以为他折腾不出什么名堂的时候,突然有一天,电影《千钧一发》的班子组织起来了,导演竟是执导《东京审判》和《征服》的名导高群书。电影拍完了,公演,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一举夺得评委会和最佳男演员(影帝)两项大奖,作为编剧、制片和主演之一的景林上台领奖时脸上直放光彩。这次拍电影,剧组给他这个编剧1万元稿酬,景林觉得写英雄就得学英雄,这笔钱他没要,全部捐给了公安英烈基金会。副省长兼公安厅长王东华感动了,在反映这件事的简报上批示:“请向兰景林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谢!”

这就是兰景林,一个文品和人品都让人不得不敬佩的警官作家。

分享到: